<input id="peelk"></input>
<acronym id="peelk"></acronym>
<span id="peelk"></span>

  • <acronym id="peelk"></acronym>

    <span id="peelk"><blockquote id="peelk"></blockquote></span>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藏文化 >> 瀏覽文章

    行走大渡河谷

    甘孜日報    2020年09月11日

    俯瞰大渡河灣。

    貢安山梁上成了旅游景點。

    麥崩新村。

    大渡河畔若基村民新居。

    舊時魚通土司水井。

    色龍山村新居。

    ◎紫夫 文/圖

    記憶:

    大渡河上“走”飄木

    記憶中的大渡河總是和“洶涌澎湃,桀驁不馴”聯系在一起。

    第一次見到大渡河是16歲那年。學校停課,離下鄉當知青還有一年時間,母親將已成年卻無所事事的我托付給一個鄉村木匠“拜師學藝”,師傅的家就在大渡河畔一個叫江嘴的鄉堡。那地方統稱“魚通”。自此我就和大渡河打上交道了。

    最早與大渡河接觸是在江嘴鐵索吊橋下一處回水沱的兀石上。兀石如鷹嘴一樣伸進回水沱里,石上有一方稍微平坦的地方可以站立兩個人。兀石擋住了回水沱浪蕩不寧的河水,形成逐漸擴大的回流、漩渦。而主河道里洶涌奔流的水勢鋪天蓋地,一瀉千里,咆哮如雷,頭上橫跨大渡河的破舊吊橋無風也在晃蕩,腳下兀石在洶涌的濤聲中搖搖欲墜,似有一種天崩地裂的感覺縈繞。我緊靠著師傅,光腳站在兀石頂上,褲腿挽在膝頭,手里握著一根丈多長的竹桿,竹桿前頭綁著如鷹嘴般的鐵鉤,一任撲濺而起的渾濁水浪的拍擊,緊張而狂熱地干著當年大渡河畔幾乎所有鄉堡人家都習以為常的營生——“撈水柴”。

    那個年代,“駕馭”大渡河的是水運局。一到漲水季節,大渡河便成為“百舸爭流”的戰場。滿河床借助水力運送的木材從上游林區川流不息地奔騰而下,水助浪急,萬木奔走,相互碰撞,濤聲、撞擊聲如雷貫耳,整個大渡河峽谷都在這不可遏止的咆吼聲中顫栗。在浪濤中撞擊撕碎的爛木劈枝便成為“撈水柴”的目標。毫不夸張的說,那個年代大渡河畔人家絕大多數是靠打撈的水柴作為生活燃料。家家戶戶屋腳院墻邊堆放整齊的水柴垛子竟也成為衡量人家戶勤勞持家的佐證。

    據資料介紹:四川省大渡河造林局前身為四川省大渡河木材水運局,建于1956年,主要擔負四川西部木材水運和銷售,建局40多年,共運銷木材4000多萬立方米,上繳稅利6億多元,為國家經濟建設作出了一定的貢獻。自1998年9月1日實施天保工程以來,該局被確定為四川實施天然林資源保護工程的28戶重點森工企業之一,按照省委、省政府“停、造、轉、?!钡墓ぷ魉悸泛完P于水運企業“沿江、沿河、就地、就近實施天保工程”的要求,該局全部停止了木材運銷及相關業務,整體轉移從事天然林資源保護工程。四十多年的水運歷史就此結束,但至今大渡河谷轟轟烈烈的那一幕仍留在歷史的印痕中不能抹去。

    上海作家陳村曾出版過一部當年轟動文壇的作品《走通大渡河》。該書寫的即是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林業工人為了適應國家建設急需木材的要求,在物質準備和精神準備都十分不足的情況下,開發大渡河,饑寒交迫。窮山惡水,不足形容其艱苦,更有禍從天降,需要作出犧牲,他們付出了高昂的代價,終于“走通”大渡河,使之成為木材水運的通途。

    那條水運年代修筑的溯江而上的泥土公路,實際上應是林區公路,但卻僅僅從折多河匯入大渡河的川藏318線路口,分路進入大渡河谷二十公里一個地名叫長河壩便成了斷頭之路。擋在路頭前的就是當年令人聞之色變的落鷹巖。聽這地名就不難想象它絕壁千仞的料峭陡峻。而且過了落鷹巖還有雞心梁子等天然險關屏障,林業部門只好在長河壩設了一個物質轉運站,再要溯河而上進入林區的物質就只能靠人背馬馱了。

    歷史畢竟已遠離我們,“天保工程”實施后的大渡河曾一度從人們的視線中逐漸消失,那種英雄豪壯與波濤洶涌的吶喊也遠離了我們。最近十年,我也極少涉足大渡河峽谷兩岸,只風聞它在歷史性地發生變化。

    機緣:

    再走大渡河谷

    不久前,攝友邀約去色龍村攝影創作。

    地處大渡河東岸的色龍村,是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市首批重點打造的鄉村振興示范村之一。從康定城區沿國道318線東行,到達姑咱鎮后駛向省道211線,約1小時后便來到孔玉鄉。去年8月以來,色龍村按照“山植樹、路種花、河變湖”的規劃,采用喬、灌、草相結合的立體布局,對民居進行風貌改造,計劃讓當地村民吃上生態旅游這碗飯。見諸于報端的一些文字早就讓我的思緒回到了大渡河谷。如今的省道s211線即是大渡河谷直通丹巴縣的公路。從前必須翻越的落鷹巖、雞心梁子等危巖險關早已被歷史拋到了九宵云外,“天險變通途”,大渡河谷的變遷竟然喚起了我的“思鄉之情”。攝友的邀約我欣然答應。

    小車從國道318線拐入省道s211線,久違了的大渡河便又一次出現在我的眼前。車窗外,原本激流奔涌,驚濤駭浪的大渡河已變成了一個平靜而略顯羞澀的姑娘。人工筑壩的水庫如天穹下的碧玉鏡面一樣,倒映著藍天白云。即使是水壩排泄口溢流的水瀑也是那么歡快韻致。藍天下升騰的水霧如輕紗曼絹襯映著綠樹環繞的兩岸鄉鎮。我透過車窗玻璃尋找曾經熟悉的一切,這大渡河峽谷真的讓我倍感“陌生”了。

    車行三、四公里路,我就看到了大渡河對岸的若基生產隊鋼架吊橋,有小車從橋上開行。過去,這里是沒有過河橋的,過河需繞行兩公里外的時濟吊橋,或是劃船過河。若基橋頭的時鮮蔬菜造型的立體雕塑,以及河對岸整潔鄉村現代建筑展示了大渡河畔鄉村旅游發展的概貌。再繼續前行,沿河盡是平整的水庫電站,穿山公路隧道,從前熟悉的鄉村民舍幾乎沒了蹤影。待行車到了一處臨江分路口,我看到了那幢豎立的“魚通官寨”門牌坊,方才明白,從右手進山路便是過去我下鄉當知青的麥崩山堡,沿江直行就是去孔玉的s211省道。

    此處應該就是江嘴地段,但除了這幢牌坊,原來的村堡民居已了無蹤影。站在牌坊下的公路邊,隔河西望,我終于找到了河對岸半山上的原野壩隊的大、小堡子,那一幢幢布滿歷史塵埃的破舊碉樓在嬌陽下佝僂著滄桑的身影。后來我才知道,這沿江的牛棚子、江嘴、野壩等村堡早在修建大渡河電站時不是沉入了水庫,便是早已拆遷。電站大大小小的后期工程還在繼續,興建民居,遷回原住民的工作還沒完成。

    再繼續前行,車過一座大橋,公路又回到西岸,我看到了長河壩的標牌。從前旅人疲憊的身影和馱鈴晃蕩的畫面再一次出現在我腦海里。等我還沒從憶舊中回過神來,小車又進入了一個長長的公路隧洞。這次我知道了,這個長隧道正是穿通落鷹巖的。穿過落鷹巖隧洞就是響水溝地階。當我們的車進入孔玉地段,直達猴子巖電站,面對200多公尺高的水庫大壩時,我們都為它的雄偉所震憾了。這是國內第二高面板堆石壩,也是大渡河流域第二高壩。

    猴子巖水電站于2005年9月完成預可研審查,至 2009年11月完成可行性研究報告審查。2011年11月3日通過國家發改委核準,11月16日,中國國電集團公司與四川省政府聯合舉辦猴子巖水電站開工典禮,標志著猴子巖主體工程全面開工。根據計劃,猴子巖水電站于2017年4臺機組全部投產,2018年主體工程全部竣工。從準備工程開始至第一臺機組發電工期81個月。

    另從資料中得知:大渡河地理位置適中,有較好的區位優勢。大渡河干流緊鄰負荷中心,是四川水電三大江河(金沙江、雅礱江、大渡河)中靠四川負荷中心距離最近的,其規劃河段所擬梯級電站距成都直線距離均在200公里左右,輸電距離短,線路建設投資省,線損小。供電四川或參與西電東送都具有較好的區位優勢。

    大渡河水電開發,主要梯級格局,干流梯級電站自上而下依次修建22個電站,其中甘孜州境內就有8個,巴底水電站、丹巴水電站、猴子巖水電站、長河壩水電站、黃金坪水電站、瀘定水電站、硬梁包水電站(引水式)、大崗山水電站。從新中國成立至今,從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初開始的木材水運四十年歷史,以后的“天保工程”,到如今現代化梯級水電站的修筑,大渡河從沒在人們的視線中消失。

    此行返回家后,我有兩天時間處于晝夜失眠的狀態。就如一個醉酒后剛蘇醒過來的人一樣,對醉態中被激起的興奮、忘我所迷惑,醒來后就有一種試圖理清那些渾沌世象的沖動。第三天,我再次去了大渡河峽谷。還是我的家人一語道破了我的心思,你是去了大渡河畔,但你和 “第二故鄉”擦肩而過了,這就是你急盼重返的原因。 

    感慨:

    “魚通官寨”搭起新家園

    這一次,我直奔“魚通官寨”的牌坊才下了車。

    公路外側的大渡河如靜水深潭,微波不起,這應該是屬于黃金坪電站的蓄水庫段。原來的江嘴村痕跡全無。從河岸兩邊山勢我能分辯出曾經橫跨大渡河的破舊吊橋的位置,依然是蕩然無存,更別說那吊橋下的回水沱和那方鷹嘴兀石了,顯然它們是全都沉入了水庫里。

    眼前的“魚通官寨”門牌坊略顯孤獨的矗立在蒼穹下,仿佛要向路人述說什么。其實我知道,這個牌坊式的門樓只是一年前才新建的,雖然它的造型用料都力圖帶著舊時的特性,但它決不會隱蘊歷史風云的內涵,只是作為一個引誘游人的“模特”而已。真正的“官寨”遺址還在右邊進溝幾公里的麥崩山堡。我的眼光停留在牌坊門樓正上方的匾額上,“魚通(土司)官寨”的命名,讓我有些恍惚。

    從前魚通山鄉人是不知官寨為何物的,都統稱為“魚通土司衙門”。而真正的土司衙門曾經懸掛的顯目橫匾上題字,是民國期間國民黨政府要員捧送的描金隸書“與日交輝”。此匾長約四米,寬一米二左右。當年我們知青下鄉第一夜就有兩個男知青腳登腳地睡過上面(是拆下放在地上的)。此匾就印證了舊時魚通土司不可一世的嬌橫跋扈。

    曾經的土司衙門,三進院落,一進院左右雙排是數間馬弁住房及雜物間;二進院走馬轉閣樓,樓上樓下兩層數十間內寐、客廳,回廊四圍,寬大的天井青石板鋪就,數根粗壯的房柱立于石鼓基臺上,森然而氣派;三進院卻是仿磚石砌高墻大屋,玻窗璣明,帶著山外世界的痕跡,屋后是一方竹林小園,幽靜清闃。我當知青時曾在二進院的回廊樓上一間小屋住過兩年。據鄉人稱,這間小屋就是土司大小姐曾經的閨房。大小姐是在解放初期土司叛亂時,在這屋里懸梁自盡的。我當時年少并不害怕,何況這小房窗戶一開,遠近山堡盡收眼下,實為“觀山望景”好居處。惜原來的土司衙門多年前就被拆毀了。

    此番我上麥崩山堡實為另一個原因——麥崩山堡的最高處叫貢安梁子。在那個山脊梁上即可觀望山腳下大渡河灣。

    貢安山脊上幾棵粗壯的千年黃柳仍是蒼綠蔭蓊,半個世紀的蒼桑并沒改變它的容貌,樹下的荒叢荊剌已蕩然無存,平整的綠蔭下置放石桌石墩,襯出老樹回春的蒼勁。這幾棵老樹可謂是麥崩山鄉的“地標”,從山下大渡河邊抬頭仰望即可看到。而麥崩山上的鄉人特別是青少年最愛往山梁上朝大渡河谷張望,能看到“大渡河第一灣”。當年我們知青也沾上了這個習慣,因為大渡河畔就有沿河土公路通向山外,那明顯是一種心靈向往的期盼。

    但那時如細索一樣盤繞在陡峻坡崖間的山路牢牢地拴住了山民的腳。多少年過去了,老樹尚在,世事卻變化得讓人難以置信。眼下的貢安山梁上正在建造一座數層高的觀景高樓,這極可能成為麥崩山鄉新的“地標”。尚未峻工的觀景樓臺右側,沿起伏的山梁已修筑兩公里長的步游廊道,野花簇擁,起伏如龍。山堡里民居接待、亭院廊樓、果樹花臺夾雜于坡地綠叢間,時不時有外地旅游觀光小車沿新筑的水泥公路駛入山堡,已具現代旅游商業化的規模。

    據悉,2018年以來,甘孜州確定重點打造大渡河流域鄉村振興示范區示范村282個,推動流域內鄉村實現產業興旺發展,村寨舊貌換新顏,村民們過上在家門口掙錢的新生活??刀ㄊ邪言撌宣湵类l日央村和為舍村打造成以旅游接待為主的“魚通官園”,時濟村、日角村和若吉村打造為農旅(林旅)結合的“果園”,把色龍村打造成受旅游帶動的“玉園”。

    站在貢安梁子上,睹物思情,萬般感慨從心底升起。試想當年驕橫的土司站在這山梁上,其傲視大渡河谷時是何等自負!但畢竟世事如煙,乾坤斗轉。舊時不可一世的土司又如何能想象到新中國成立幾十年會發生突飛猛進的變化。僅這地處高原邊陲的大渡河谷,其翻天覆地的改變就讓人目不暇接了。

    西斜的太陽已靠近對面的山脊,我仍站在貢安梁子上一任大渡河風款款吹上山來,那清新爽快的感覺使人一身都輕松自在了。步游道上傳來游客欣然慰悅的說笑聲,我愜意的情感也浮上了臉頰……





  • 上一篇:湖底的河流
  • 下一篇:雨開花

  • 亚洲 无码 在线 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