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peelk"></input>
<acronym id="peelk"></acronym>
<span id="peelk"></span>

  • <acronym id="peelk"></acronym>

    <span id="peelk"><blockquote id="peelk"></blockquote></span>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藏文化 >> 瀏覽文章

    我的三位老師

    甘孜日報    2020年09月10日

    ◎涂啟智

    蔡老師,一碗面的關愛

    我初中一年級時,蔡志強老師教數學。

    蔡老師在黑板上板書習題,演示解答步驟,每次都會聲音洪亮提醒我們“切記不要忘了解題第一步,這非常關鍵!”他頭發一揚,轉過身去——似乎他并未留長發,且頭發稀疏——用粉筆遒勁有力地寫出“解:原式=”字樣,又立馬回首看我們,眼睛放出光亮……

    蔡老師不喜歡拖堂,講課也不拖泥帶水。他往往只用半小時講完課,然后要我們自習或者做作業。有時,他會走到教室中間,與我們閑聊幾句。蔡老師最喜歡夸他的三個兒子。他的大兒子已上高中,二兒子上初三,小兒子跟我們同年級、在另外一個班。他自豪三個兒子數學成績都很棒,別人需要半小時解答的習題,他們只要十五分鐘。但凡提起他的兒子,蔡老師就會熱情高漲,眉飛色舞。有時,蔡老師講完課,若有所思,調皮的學生還會主動發問:“蔡老師,蔡挺(蔡老師三兒子)最近表現咋樣?”蔡老師開心地笑了,緊接著拿教鞭在講桌上敲擊兩下:“肅靜,肅靜,蔡挺的事兒等下課再說……”于是,大家發出愉快的笑聲。

    學校水塔下面的一間平房,是蔡老師家的廚房。因為祖籍河南,他們家每天都要吃面條。那時,我一個星期只能帶五斤糧食到學校搭伙,饑餓無以復加。蔡老師經常喊我去他家廚房吃面條。面條是機制的,特別香。上面漂著一層香油,還有蔥花,滿滿一大海碗。有時里面還藏著荷包蛋。在吃一頓飽飯什么都可以忽略不計的艱難歲月,一碗面的關愛讓我終生難忘。

    周老師,“滾擺”里的呵護

    周其福老師是我初中物理老師。

    周老師性格內向,甚至有些古板,很少看到他笑。每當講完課,他總是一動不動坐在講臺,眼睛不停地眨,像是在望我們,又像沒有。他很少在教室走來走去。

    上實驗課時,周老師將儀器與用品整齊擺放講桌。教材中有滾擺實驗,兩個調皮學生竟給周老師起綽號“滾擺”。有堂課,周老師提著儀器剛進教室,有個學生不知哪根神經“發癲”,突然一聲斷喝“滾擺!”教室爆發哄堂大笑。笑過之后,大家又分外緊張——搗蛋學生恐怕難逃懲罰了。沒想到,周老師異常平靜,他提問上堂課講過的知識,可憐那位同學一個字也說不出。

    周老師慢條斯理道:“你要是把給老師起綽號心思放在學習上,就不會一問三不知……”“罰站二十分鐘提醒警戒!”后來,那位同學物理成績突飛猛進。

    周老師是“半邊戶”,家庭負擔重,工資入不敷出。周末或者節假日,他在街頭擺水果攤。周老師眼尖,只要望見熟人或者學生遠遠走過來,即早早將身子扭向一邊。假如熟人或學生非要上前打招呼,周老師必然臉紅脖子粗半天……

    有一次,我和班上另一個同學,代表學校參加全縣物理競賽,周老師帶我們頭天晚上趕赴縣城。在招待所,周老師洗畢腳,罕見地笑了,高聲喊我:“涂啟智,過來給我倒洗腳水!”我先是一愣,接著樂得屁顛屁顛跑過去?!皫熗降茏?,爺兒父子”,我給老師倒洗腳水,等于孝敬自己的長輩。遺憾的是,那次競賽,我臨場發揮不佳,愧對老師期望。

    孫老師,“紅本本兒”的感召

    我初中三年級的班主任老師叫孫明孔。

    當年,農家子弟除了當兵,唯一上升通道就是考學“跳農門”。只要考上中專,農村戶口立馬轉為城鎮戶口,畢業包分配。

    我就讀學校是全鎮唯一重點中學。開學第一課,孫老師手舉上屆學生師范錄取通知書,大聲對我們說:“娃子們,明年這個時候,你們哪一個要是也拿到這個紅本本兒,你這一輩子就衣食無憂咯!”老師聲情并茂,抑揚頓挫,極富感染力和鼓動性。全班同學都睜大雙眼,目不轉睛盯著他,還有大紅通知書。我坐在教室第二排,紅本本兒醒目耀眼,仿佛一團火焰,發出深情召喚。想到明年今日,我不由得躊躇滿志,熱血沸騰……

    孫老師幾乎把全部心思都放在學生身上。晚餐過后,我們陸續回到教室,準備上晚自習。孫老師總是比我們先到。他靠在教室門框邊,左手握課本與教鞭,右手夾著香煙,不時抽上兩口,眼睛瞇著,面帶微笑,看我們從他面前依次匆匆走過……

    夏天,我跟幾個同學一起溜到學校附近小河劃澡,孫老師得知后,對我一頓狠狠訓斥:“你娃子要是淹死了,你媽真是哭天無路??!”我八歲沒了父親,母親一直守寡未再嫁。我是母親的最大希望。從那以后,我再未去河邊,甚至很少出校門,一心一意向中考發起“沖刺”。

    為了如期獲得那個“紅本本兒”,我將“語數外理化政”六門主科內容背到滾瓜爛熟,有一道習題不會做,都會寢食不安。初中畢業,我以全鎮總分第一成績如愿以償考上師范。生產隊里一個大哥看到我,說:“紅娃子,你一步登天哪!”



  • 上一篇:老師
  • 下一篇:念師恩

  • 亚洲 无码 在线 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