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peelk"></input>
<acronym id="peelk"></acronym>
<span id="peelk"></span>

  • <acronym id="peelk"></acronym>

    <span id="peelk"><blockquote id="peelk"></blockquote></span>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圖片 >> 康巴人文 >> 瀏覽圖片
    巴烏河谷

    時間:2020/8/6 23:31:18 點擊數:次 總張數:6張 作者:佚名


    6 張,當前第 1上一張 | 下一張 幻燈播放
    巴烏河谷
    1 / 6

       ◎南澤仁 文/圖

       六匹馬,馱著我們,還有我們的行李丁丁當當走向立乃村后的大山腳下,走進蜿蜒崎嶇的峽谷,周遭大山嵯峨。谷中一道河水清冽淌出,水底的黑白石子在透明的水波下顫動著。河兩岸長滿了成片濃密的鳶尾,因為寒冷,花朵稀疏。幾棵又幾棵開滿白色碎花的竇潔子樹臨水生長,初秋時節,樹上就會結滿色澤美麗的紫色小漿果,引來林間的鳥雀啄食,牧人遇見了也去歡喜地摘來吃。馬匹不時去渡過一座搭建在河水上的簡易木橋,接著就會迎來一段向上的坡路。越往峽谷深處,鳶尾花就越發稀少了,我們開始朝著山道攀行。 南杰騎在最前面的一匹馬上引路,雍貝騎在她身后的那匹馬上,她偶爾回頭看看雍貝和雍貝之后的我一眼,目光又回落到雍貝臉上,內心升起喜歡,面目就顯出安適和坦然。吉美騎在最后一匹馬上看守我身后那兩匹馱著行李的馬,怕它們丟失了東西。馬背上的雍貝,沒有顯出新奇或是驚慌,就只那樣的穩重騎行,仿佛生來就是一位騎手。

       隨著海拔高度的升高與緯度的增加,一路上的植被類型也在不斷發生著變化。穿越深闊的暗針葉林,六匹馬起起落落的腳力踩出了一個馬幫的回音,所有的植物在各自的生命活動中散發出了清新怡人的芬多精,吉美為此小聲哼唱起了愉悅的歌兒,細聽卻又像是兩只云雀在不遠處鳴囀。再往上走,周遭的林木又轉換成了密致的高山杜鵑林,無數修長的木流蘇垂掛在樹枝上,像哈達。一路沉默的南杰轉頭來開始與我說話“六月間,這里的每一棵樹都開滿了粉白的花朵,一樹樹的煞是壯觀好看,我一個人經過,總能聽到一朵、兩朵花鈍落的聲音。最初,我以為是馬雞飛落了,輕聲走入林中打探,身后又會落下一朵、兩朵花,那聲音厚重沉實,林中又過于安靜,我就慌忙走出了林子......”南杰說話聲音秀氣,我聽得時斷時續,過風吹送著南杰話語中杜鵑花的香氣。前路逐漸敞亮起來的時候,路邊的杜鵑樹開始變得稀稀落落了,只見路旁堆壘著高高低低的新鮮柴垛。再往上就沒有樹木了,只有矮腳盤香和淺草,路邊的山包上緊貼著密密麻麻的貌似多肉植物的草葉,從草心抽出來一枝枝薔薇紅的花柱在風中頻頻點頭。雍貝在前方的馬匹上頭低得越來越沉,以為他瞌睡,我喊了聲貝,他回頭看我,面色灰白嘴唇有些發紫。南杰回望我們后一躍下馬,從路邊的淺草中折斷幾根盤香枝別在雍貝的耳際,說是可以抵御高反。剩余的兩根遞給我,細小的枝葉上積著一層薄薄地灰色粉塵,深嗅有松脂的清香氣味,安人心神。

       走到一處草坪,南杰和吉美下馬一起去扶雍貝,說是在此處稍作歇息。雍貝的臉色恢復了紅潤,他取下盤香枝插進吉美濃密的頭發里,兩人由此發出了嬉笑聲。馬兒徑自走向草坪深處的水洼里飲水,打著酣暢的響鼻,頸項上銅鈴鐺隨馬兒鬃毛的抖動發出了“鐺鐺”的聲音。馬兒飲飽了水,轉身朝我們走來。繼續騎行,不知過了多久,日光在頭頂上游移,漸漸偏西。雍貝在前方問南杰,阿尺,巴烏牧場還有多遠?南杰指向眼前的山峰說,登上這座峰頂就到了?;赝宦方涍^的河谷,早已不知去向,我們身處的位置幾乎與周遭巍峨的山巒平齊了。我從衣兜里取出手機測試海拔高度,4820米。

    亚洲 无码 在线 中文字幕